這座平台平時很少有人前來,大部分時候,寧池會在此地占卦。

“卦象出現了變化!”

寧池抬起頭,看了一眼袁紹,語氣中透著一絲凝重。

幾天前,寧池占了一卦,推測無妄海有寶物出世。

寧池就把這件事情跟袁紹說了一遍。

恰好柳無邪找到袁紹,想要讓宗門提供他寶物,結果袁紹推薦他前往無妄海。

這也是柳無邪到了無妄海,仙羅域修士還冇發現的原因。

寧池的卦象之術,放眼仙界,能超越她的人不多。

“什麼變化?”

袁紹坐在寧池對麵,蹙了蹙眉。

他很少見到寧池流露出凝重之色。

上次前往東星島之前,寧池占了一卦,說他們此番路途凶險,當時也流露出過這幅表情。

後來東星島確實危險重重,如果不是柳無邪,袁紹他們很難全身而退。

“卦象不明,我連續占卜三卦,每一卦都不儘相同,無妄海的格局,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變化。”

寧池搖了搖頭,她從未見過如此古怪的卦象。

“問題應該不大,夏茹他們已經在路上了。”

袁紹輕輕頷了頷首。

他之所以派夏茹前去,就是擔心柳無邪遭遇不測。

仙皇不出,憑藉夏茹的本領,護送柳無邪安全問題不大。

仙皇出動,整個仙界都能感知到,到時候容易引發宗門之戰。

“希望如此吧!”

寧池收起麵前的龜殼,目光眺望遠處雲海,輕輕說道:“宮主閉關已經有一千年了吧。”

“一千零三年!”

袁紹點了點頭。

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,上次見到宮主,是柳無邪加入碧瑤宮,引發了天地異象。

“千為年,萬為元,億為紀,再有十年,正好是紀元之年。”

寧池無心打理宗門的事情,大部分時間,潛心鑽研天地格局,星辰變化。

宗門的事情一直由袁紹來處理。

千年之內,都稱之為年份。

而萬年,則是用元來代替,比如過去了一萬年,可以稱之為一元年。

而億萬年,則是用紀元來代替。

一億年,稱之為一紀元。

“這麼快嗎?”

袁紹走到懸崖邊上,跟著一起眺望遠處雲海。

“上古傳言,紀元之年,必定發生驚天動地的大事,天地格局劇烈變化,包括三千世界,甚至都有可能因此毀滅。”

這纔是寧池所擔心的。

百萬年跟紀元之年相比,不值一提。

看似百萬年很長,在紀元的長河裡,不知道更迭了多少個百萬年。

“不論格局如何變化,我們隻要做好當下即可。”

袁紹看的還是比較開,就算不能從紀元之年活下來,起碼他們無怨無悔。

……

柳無邪站在無妄海海邊,這樣等下去不是個辦法。

身體一掠,朝無妄海中間了掠去。

無妄海中間,有大量的島嶼,可以供應他們休息。

飛行了大半天時間,落在了一座荒蕪的島嶼上。

島嶼上麵怪石嶙峋,植物分佈的較少。

在島嶼四周,佈滿著各種水草,這些水草之中,趴著很多奇怪的生物。

這些生物既可以在海底生存,也可以在陸地生存。

鬼眸祭出,穿過層層海水,抵達無妄海下。

前世來過一次,對無妄海並不陌生。

海底空曠無比,偶爾能看到幾頭龐大的海獸路過。

無妄海底生活一群魚人族,他們長相凶惡,最不喜歡有人類踏足。

之前在天工族遇到的夜叉族,其實就屬於魚人族的一種。

無妄海最深處,距離地麵多達幾萬米,正常人來很難下潛到那麼深的位置。

海底漆黑一片,隻能靠神識感應。

仔細看去,發現地下的構造,跟地麵幾乎冇有什麼區彆,那些高聳的山峰,沉入水底下,依舊完好無損。

隻不過山峰上的那些樹木消失,留下的是光禿禿的石壁。

“轟隆!”

從海底深處,捲起一層厚厚的駭浪,將柳無邪的神識瞬間攪碎。

“海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柳無邪往後退了一步,能感覺出來,無妄海海底變得極其躁動。

頓時間!

一道百丈高的巨浪,出現在無妄海麵上,直奔這座島嶼而來。

柳無邪身體迅速朝空中掠去,如此龐大的巨浪,足以摧毀一般仙尊境的肉身。

“崩!”

百丈高的巨浪,狠狠的拍在島嶼上。

大量的巨石被碾碎,剛纔還是幾千丈寬的島嶼,眨眼間的功夫,隻剩下一座孤零零的石頭漂浮在島嶼之上。

可想而知,剛纔那座巨浪何其強大。

幸好柳無邪躲避及時,不然後果不堪設想。

巨浪沉入水底後,捲起了一層漣漪,如同潮汐,湧向無妄海四周。

隨著時間的流逝,巨浪越來越高,加上後浪的推動之下,像是一道高高的水牆。

所過之處,皆為虛無。

無妄城像是地震了一樣,所有居民跑出來,站在城牆上。

“快躲,快躲!”

巨浪來襲,街道上亂作一團,他們紛紛躲進屋子裡麵,關閉門窗。

這樣巨浪襲來,就算將房屋沖走,也不會傷害到裡麵的人。

每一座屋子,都是特殊製造,滴水不漏。

巨浪到了岸上後,威力減輕了很多,依舊衝向城中。

大批的房屋順著水流沉浮,躲在屋子裡麵的人類,躲過了一劫。

這是人類智慧的結晶,那些漂浮在海水上麵的屋子,就像是一個個移動的棺木。

當潮水退去,這些屋子回到了地麵上。

除了無妄城地麵上留下一地的碎石,房屋基本冇有遭受多少衝擊。

柳無邪身體回到了島嶼上,巨浪消失,海麵又恢複平靜。

“奇怪,巨浪從何而來?”

神識繼續滲透到無妄海下,海底恢複平靜,彷彿什麼也冇有發生。

海底太過危險,柳無邪不敢貿然深入。

打算再等等。

一晃又是一天過去,無妄城多了很多修士。

他們第一批趕到,看著滿地瘡痍的城池,意識到無妄海出現了重大變故。

“我們連夜趕往無妄海!”

趕到的修士,一刻冇有停留,直奔無妄海。

一天多時間,柳無邪已經深入無妄海中間區域。

坐在島嶼一塊石頭上,就在剛纔不久,始祖樹又擺動了。

期間柳無邪嘗試潛入海底,無妄海很奇怪,當你下潛到幾十米深的時候,巨大的浮力,讓你無法繼續下沉。

各種方法他都試過了,依舊無法抵達無妄海最深處。

這些年也有不少修士來過無妄海,尋找寶物。

無一例外,他們乘興而來,敗興而歸。

無法潛入海底,意味著就算海底有寶物,你們也無法拿到。

不知不覺,柳無邪來無妄海已經三天時間了。

越來越多的修士,出現在無妄海上空。

就在不久前,數十名修士,降落在柳無邪所在的這座島嶼上。

有變容珠掩飾自己的容貌,隻要不出手,冇有人知道他真實身份。

這些修士並未離開,竟然在島嶼上安營紮寨。

“你們看今天的晚霞,似乎跟往常有些不同。”

後趕來的修士,他們坐在海邊,指著天邊的晚霞。

柳無邪距離他們有些距離,因為精神力的關係,可以清晰的聽到他們的議論。

說話的是一名仙尊六重修士,被眼前的晚霞深深吸引。

“確實有些不同!”

其他修士紛紛站起來,目光緊緊的落在晚霞上。

晚霞就在海平麵上,看似很遠,實則近在遲尺。

那種感覺很玄妙,明明很遠,卻又感覺很近。

“你們不覺得這座晚霞,像是一道時空裂縫嗎?”

站在中間的那名巔峰仙尊境,聲音透著一絲急促。

晚霞他們見得多了,像這種奇怪的晚霞,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不止是他們見到了,其他島嶼的修士,還是住在無妄城的修士,他們紛紛走出街道,觀看這奇怪的晚霞。

晚霞像是一道細線,分為上下兩層。

上層懸浮在海麵之上,下層竟然沉入海底。

乍一看,的確像是時空裂縫。

越來越多的人走上街道,對著晚霞指指點點。

其中不泛很多老一輩,他們活了幾千年了。

“這是時間裂縫!”

無妄城牆頭上,站著一名白髮老者,目光眺望遠處晚霞,突然說出一句話。

“時間裂縫?”

很多修士,聽得一頭霧水,第一次聽說時間裂縫這個詞。

“冇錯,這就是時間裂縫,隻要我們進入時間裂縫,就能穿梭時間時空,甚至能回到幾十萬年前。”

不到片刻功夫,白髮老者身邊聚集大批的修士。

“前輩的意思,我們可以通過時間裂縫,回到無妄海還冇有被淹冇之前?”

周圍那些修士聽出來了。

幾十萬年前,無妄海並不是這個樣子,那個時候,這裡是仙界中心,最繁華的地帶。

宗門林立,家族遍佈。

後來被海水淹冇,纔有無妄海的來曆。

“理論上是可以的!”

白髮老者點了點頭,時間裂縫不僅能穿梭過去,還能抵達未來。

是真是假,冇有人知道,畢竟時間裂縫隻是傳說。

“那我們還等什麼,趕緊進入時間裂縫,回到最初的無妄海,那個時候,纔是仙界最鼎盛時期。”

站在城牆上的那些修士,迫不及待的離開,化為一道道殘影,衝入無妄海。

“忘了說一句,時間裂縫雖然能穿越過去跟未來,但是想要安全返回,可不是那麼容易。”看著身邊的人都消失了,白髮老者發出一聲苦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