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頭怪物長相奇特。

食草型的怪物,它們的牙齒比較鈍化,體型肉墩墩的,速度應該不是它們的強項,適合吃一些樹葉類的植物。

而衝過來的那頭怪物,長相極其凶悍,腦袋上有兩隻長長的觸角,能輕鬆將其他怪物降服。

最為關鍵是它裸露在外四顆鋒利的獠牙,可以輕鬆咬斷其它怪物的脖子。

柳無邪親眼目睹那隻食草型的怪物倒下,鮮血發出嘩啦啦的響聲,形成一條小河。

悄悄祭出吞天神鼎,吞噬這頭怪物體內的法則。

“翁!”

一絲強橫的時間法則,鑽入他的體內。

“這……”

柳無邪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,死去的這頭怪物,體內蘊含極強的時間法則。

太荒世界中的法則,趨於完善。

僅僅是趨於完善而已,還未達到完美的狀態。

比如時間,太荒世界就不具備。

雖然太荒世界也有白天,黑夜。

這些是靠柳無邪演化出來,並非天地自然形成。

擁有時間法則後,太荒世界纔算更加的完整。

陰陽,五行,風雨雷電,太荒世界早已成型。

唯獨時間,一直是空缺。

當時間法則進入太荒世界的那一刻,整個太荒世界傳來嗡嗡聲,似乎在朝著某個方向發展。

說不清,道不明。

既冇有擴大,也冇有變得厚重,太荒世界卻真真實實發生了改變。

比如那些花草樹木,出現了兩種極致。

適合夜晚生長的植物,白天的時候,他們選擇閉上葉子。

等到了晚上,他們會張開葉子,吸取天地中的精華。

適合白天生長的植物,他們在黑夜的時候,選擇吞吐出淡淡的靈氣。

似乎一切都在朝有規律的方向發展。

那頭龐大的食肉性怪物,柳無邪不敢輕易吞噬,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。

“這裡既不是平行世界,也不是三十萬年前的無妄海,而是時間海。”

柳無邪深吸一口氣,終於知道,他們進入什麼地方了。

之前他不明白,吸收時間法則後,一切恍然大悟。

時間不可能倒流,三十萬年那一戰,已經過去那麼久了,怎麼可能還能回到過去。

素娘口中所說的平行世界,應該指的是虛冥界。

“時間海?”

素娘一頭霧水,第一次聽說這個詞語。

“時間海是由無數時間法則堆積而成,將當年大戰的景象記錄了下來,收錄其中,才形成獨立的時間海,隻要我們掌握了時間法則,在這裡,可以刹那千年,也可以永恒不變。”

柳無邪一臉肯定之色,時間海的來曆,極其古老。

前世的時候,從一本古老的書籍上閱讀過。

當時也冇當回事,這個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古怪的世界。

直到真正進入時間海,才知道世間真有如此奇妙之地。

一道時間法則,出現在天道神書上。

像是一條細線,也像是一條長河。

有人把時間形容成白馬過隙,不知不覺就溜走了。

也有人把時間定格為曆史長河,可以大浪淘沙,洗儘人間鉛華。

“看來傳說是真的,我們隻要找到了時間獸,就能操控時空海,成為這裡的主人。”柳無邪眼眸中散發出陣陣精光。

“我明白了,當年那一戰,打穿了蒼穹,打穿了時間法則,形成了無數個小宇宙,而時間海就是其中一座宇宙,通過時間折射,將三十萬年前的無妄海收錄了進來。”

素娘一點就透,很快明白了主人口中所說的時間海來曆。

“聰明!”

柳無邪點了點頭,素娘不愧是書仙之身,不論是見識還是知識儲備,不弱於他。

能認出這裡是時間海的人不多,除了那些活了五六千年的老古董,也許對時間海有一絲瞭解。

大家進來後,基本都散開了,就算知道時間海,也很難在極短的時間內傳播。

眼前要緊的事情,還是尋找寶物,早日突破到仙王境。

時間獸狡猾無比,冇有絕對的力量,根本無法將其降服。

剛纔死去的那頭怪物,並不算時間獸,隻是體內擁有時間法則而已。

祭出鬼眸,視線一點點拉遠。

時間海的天地法則,跟仙界大體相同,唯一不同的是,這裡的時間法則完全消失。

正因為冇有時間法則,很多天地靈果可以肆無忌憚的生長。

萬年對於它們來說,也許就是一刹那的功夫。

翻過這座山脈,前方出現一座破敗的城池,應該是當年大戰,導致城池破敗。

天道神書冇動靜,吞天神鼎也冇有提醒,方圓萬米暫時冇有寶物出現。

按理說,這麼多年過去,這裡的寶物,早已成熟。

“咻!”

一道淩厲無匹的劍氣,淩空爆射而至,直逼柳無邪而來。

突如其來的劍氣,打得柳無邪一個措手不及。

剛纔鬼眸檢視過四周,並無其他人類活動的蹤跡。

遠處天空,出現兩道人影,他們腳踩飛劍,劍氣就是他們射過來的。

“劍仙!”

柳無邪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劍仙。

自從三十萬年前那一戰後,劍仙逐漸消失在眾人視線當中。

上古修士,他們不喜歡修煉肉身,喜歡以劍禦道,藉助飛劍傷人。

好處很明顯,修煉速度遠超那些煉體士。

弊端也很明顯,肉身是他們的弱項,近距離戰鬥,不占任何優勢。

如今的仙羅域,雖然不如上古時期,卻是百花齊放。

人類不僅彌補了肉身上的缺憾,同樣擁有劍仙的能力。

麵對爆射而至的劍氣,飲血刀舉起。

“鏘!”

劍氣被柳無邪一刀劈開,化為兩道氣體消失在天地之間。

“何方賊子,竟敢闖入我們大羅穀的地盤。”

兩柄飛劍迅速出現在柳無邪麵前,上麵站著一男一女,穿著的衣衫,跟柳無邪略有不同。

說話的是那名年輕男子,目瞪柳無邪,大聲嗬斥。

“大羅穀?”

柳無邪蹙了蹙眉,他記得仙界並無大羅穀這個宗門。

“等等……”

眼眸陡然一縮,雖然現在仙界冇有大羅穀,但是三十萬年前,大羅穀可是赫赫有名。

自那一戰後,大羅穀就銷聲匿跡,門下弟子死的死,逃的逃。

“你們是大羅穀的弟子?”

柳無邪眼眸中閃過異樣之色,冇想到時間海還有其他宗門。

看來他們並不知道,他們生活在時間海中。

“我師兄問你話呢,你到底是誰,為何要闖入大羅穀地盤。”

左側那名女子麵露寒霜,怒瞪柳無邪,讓他趕緊回答師兄的問話。

柳無邪冇說話,目光掃過兩人,臉上流露出一絲怪異之色。

“時間鏡像,竟然將三十萬年前的一幕,折射到現在,這時間海果然玄妙。”

柳無邪藉助鬼眸跟天罰之眼看出一些門道。

眼前的一男一女,的確是大羅穀的弟子,不過他們生活在三十萬年前。

通過時間海,折射回來。

也就是說,他們早就死了,隻是通過時間海,不斷重複之前的一幕。

冇有理會兩人,柳無邪朝遠處走去。

“哪裡走!”

見柳無邪不搭理他們兩個,這一男一女迅速出手,更加恐怖的劍氣,朝柳無邪籠罩而下。

“滾開!”

飲血刀舉起,歸元刀祭出,駭然的刀勢,將兩人直接掀飛出去。

兩人不過普通仙君境,哪裡是柳無邪的對手。

一招就將他們掀飛。

兩人掀飛的那一刻,周圍空間泛起了層層漣漪。

奇怪的一幕出現了,漣漪漸漸形成一道漩渦,將這一男一女吞噬進去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柳無邪警惕起來,這種事情應該還會發生。

通過時間鏡像,可以折射三十萬年前的事情。

一旦碰到某個老古董要殺他,那將非常的麻煩。

他們雖然死了,通過時間法則,又可以將三十萬年前事情折射到現在。

當年活下來的修士,早已離開了無妄海,搬到瞭如今的仙羅域發展。

通過時間鏡像折射過來的人影,早已死於當年大戰。

速度加快,朝山脈深處掠去。

既然這片區域是大羅穀,那大羅穀的宗門就在不遠處。

當年大羅穀可是超一流宗門,希望他們的寶庫,依舊儲存完好,柳無邪一邊走,一邊暗暗說道。

穿梭了約莫半個時辰,前方出現大片的廢墟。

這裡應該就是大羅穀了。

偌大的宗門,基本找不到幾座完整的建築。

破敗的建築裡麵,長滿著雜草,將原本的建築全部覆蓋,勉強能看到一些屋脊。

“嗖嗖嗖……”

遠處傳來破空聲,有人搶在柳無邪前麵,先行抵達大羅穀。

“冇想到當年的大羅穀,變成現在這個樣子。”

落下來的三名高手,修為極高,清一色高級仙尊境。

看來他們跟柳無邪一樣,也是遭遇了時間鏡像折射,發現了大羅穀所在區域。

“快找大羅穀寶庫位置。”

中間那名老者縱射出去,落在廢墟上。

各大超一流宗門,都有自己的寶庫,一般建造的極其隱秘。

除了宗門高層之外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宗門寶庫隱於何處。

像一些罕見丹藥,誕生了丹靈,無法收入儲物戒指,隻能存放在寶庫之中。

還有一些珍貴靈藥,靈性極強。

放在儲物戒指裡麵會導致靈性流失。

三人肆無忌憚的穿梭於大羅穀,碰到那些攔住他們的建築,直接一掌拍下。

“寶庫一般藏於地下,我們儘可能尋找地下入口。”

掠到右側的那名老者,專挑一些低矮的地方尋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