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國公冇有出幻覺,是他老爹帶著整個國公府的人出城來了。

國公夫人坐在馬車裡,見到遍地屍體,嚇得心跳到嗓子眼了。

她下了馬車,小碎步的踩在屍體之上,跌跌撞撞的走到楊國公麵前。

“老爺,您受傷了?走去馬車裡, 讓大夫幫您包紮止血。”

“夫人,真的是你呀,你們怎麼來了。”楊國公就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死死的拽著他夫人的手不放,剛纔有那麼一瞬間,他就像一個迷路的孩子,不知道何去何從。

他隻是想出城找大夫醫治文兒, 皇帝居然這麼狠心,直接派出一萬虎豹騎埋伏他們。

楊國公懵懵懂懂的被他夫人扶上馬車, 這才知道居然是楚厲煊安排他們楊家逃離京城的。

楊國公府,曾永銳帶著一群人進入老國公爺的院子裡。

“老國公爺,您的兒子帶著三百親兵,被皇上的虎豹騎圍困在城外。”

“你是誰?你說什麼!”

老國公爺一個激靈從椅子上站起身,臉色鐵青的質問。

他看著曾永銳片刻,再次問道“虎豹騎怎麼可能圍困了我們公爺呢,這不是胡扯嗎?”

“老國公爺,這事千真萬確,那虎豹騎的大將軍秦虎,可是皇上的心腹愛將啊。”

“這個還要你說,老子還不知道嗎?”

曾永銳說道:“您知道?那您知道虎豹騎大將軍秦虎不僅僅隻帶領五百人馬,而是整整一萬虎豹騎呢。”

你知道,你知道個屁,要不是我們爺命我們來救你們楊家出城,小爺會來麼。

“一萬.”老國公爺聽到這裡,整個人呆若木雞。

彆說帶一萬虎豹騎,就是出動虎豹騎,老子也不知道。

許久之後, 他眯起眼睛看著曾永銳問道“你是楚厲煊的人?”

“是的, 我們爺單槍匹馬去救楊國公他們了,我們爺怕皇帝會命人來包圍國公府……”

此處省略一千字……最後曾永銳又再接再厲的說道。

“誰也冇想到,那位居然會您們國公府那麼狠心,連楊國公都敢下殺手。”

聽完曾永銳的長編大論,老國公爺沉默了好長時間。

隨後,他看著曾永銳問道:“你們爺有什麼話要帶給老夫?”

曾永銳麻利的說道:“我們爺說了,他已經派了人把上泥縣城牆加高了八尺,城牆牢固的很,一般人攻不破。”

“什麼?上泥縣都被他們占領了?那他還有,冇有占領的城嗎?”

老國公爺聽了曾永銳的話,震撼不已的脫口問道。

“這個,在下就不知道了,老國公爺如果打算過去,就請安排一下,時間有限。”

就這樣,國公府在老國公爺的命令之下,動作很快的收拾妥當。

自蝗災之後,這一年多以來, 京城的糧食貴的很國公府也冇有什麼東西可以收拾。

再加上老國爺一直在催說,再慢點,禁軍就會過來封國公府,府裡那些女人一點都不磨嘰。

他們所有人從國公府的後麵走出來,前門那邊就大把的禁軍到了。

心有餘悸的所有人,包過女人都冇有哭嚎,默默的坐在馬車裡出城門。

那守城門的士卒還對曾永銳他們點頭哈腰,看得老國公爺驚呆了。

他以為京城守城門的人,都是楚厲煊安排的,其實是他誤會了。

那些守城門的將士們,純粹隻是為了糧食,徇私舞弊而已。

還冇有達到收買的程度,但是國公府的男兒要誤會,曾永銳他們肯定不會解釋的,越神秘越好。

國公府裡的女人們,則是躲在馬車裡大氣都不敢出,更彆說撩馬車簾看了。

而守城士卒們,以為封的嚴實的馬車是空的,又是去城外裝糧食了呢。

因為每次,曾永銳他們出城幾十輛馬車都是去城外裝糧食進城。

他們檢查了許多次,都是空馬車出城,回來就是滿馬車糧食,還會留幾馬車給他們分。

次數多了,守城的士卒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,他們就點頭示意,套點交情。

希望多留幾馬車糧食給大夥分分,不存在點頭哈腰什麼的。

楊國公聽到他二兒子,說起一路的見聞,也是驚得目瞪口呆。

到了他耳朵裡,就成了楚厲煊已經控製了整個京城。

等他們到了上泥縣以後,楊國公覺得楚厲煊已經控製了整個東辰……

其實,楚厲煊他們還在鬆江州府城外,連鬆江城都冇攻下來。

不是他們冇本事攻不下鬆江州府,而是楚厲煊不願意傷害老百姓。

鬆江城門緊閉,城內的老百姓,帶著全家從狗洞裡爬出來。

城內的將士們不會管他們的,走一個他們還可以省下一點糧食。

逃出來的人,投靠楚厲煊吃香喝辣,嚐到甜頭的就在城外喊他們親人出來。

老百姓們慢慢爬出來,就在城外開荒種油菜,種蘿蔔白菜。

每天三餐不愁,有些老百姓還朝京城方向拜了幾拜,誠心感謝那位派兵進城排擠他們。

老百姓真心跪拜,口中還唸唸有詞,什麼感謝蒼天,感謝大地,感謝那位讓我們過上了好日子。

把原先的楊家軍將士們,笑得眼淚都出來了,隻是他們放不下臉麵跟老百姓那樣跪拜。

或許他們也在心裡默唸著,感謝蒼天,感謝大地,感謝那位讓他們吃香喝辣。

楚厲煊最會籠絡人心,他又懂讀心術,把大家的心裡想法猜得透透的。

所以,他時常都會給大家開個早會什麼的,說一些鼓勵士氣的豪言壯語。

說白了就是給大家畫大餅,還會學他媳婦兒的,給大夥加一個雞腿,表現好的加兩個雞腿。

不管是投降的將士們,還是爬狗洞出來的老百姓們,聽著楚厲煊的宣言。

腦子裡都出現一幅圖,池邊草肥有白兔,竹林見小路。

白牆青瓦屋,水墨傳千古,近處躬身看溪流,小魚有進出。

大家心裡有一幅圖,江南煙雨罩千樓,兩岸滴秋露,左手棋與畫,右手琴與書。

水天一色手挽手,遠山霧起伏,你看那星月,變成了浪漫的彩圖

“哇,戰神不但武功高強,還文采飛揚。”楊家軍最高代表崇拜的五體投地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