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玉磊可不知道,因為安安的到來,讓吳虞產生了很大的不安。

吃飯的時候他隻留意到田宜躲躲閃閃的,幾乎連眼神都不去跟白慕雲交流。

倒是白慕雲,似乎越發的來勁了。

這讓郭玉磊心頭一突突。

難道說白慕雲那小子欺負她了?

吃過飯後,吳虞起來急匆匆的告辭了。

安安的出現,給她帶來了巨大的壓力,她決定要回去之後好好修煉,然後將精力多花費到藥廠。

如果說冇有了愛情,那至少也要有屬於自己的事業!

另一邊的寧如眉也離開了。

她是被安安的學識給刺激到了,然後得出的結論跟吳虞差不多,自己不夠刻苦。

隻不過她的目的跟吳虞並不一樣。

她是郭玉磊的弟子,哪怕是記名的,也不願丟了師傅的顏麵!

郭玉磊可不知道兩女心中起了莫名的波瀾,他在想著白慕雲跟田宜的事情。

所以在送走了吳虞跟寧如眉之後,見到田宜也要告辭,郭玉磊忽然開口道,“我送送你吧。”

“認識這麼久,還不知道你家住在哪裡呢。”

田宜有些意外,當然也冇有拒絕。

兩人走在馬路一邊,今天的月色很亮,繁星漫天。

空氣中那濕潤的海風已經略微帶上了一絲寒意,這讓穿的有些少的田宜下意識的緊了緊衣服。

心中卻是有些不安,她不清楚老闆為何突然要送她?

郭玉磊留意到了她的小動作,可問題是他寒暑不侵,所以,穿的是一件體恤。

可冇有外套脫下來給小姑娘披上。

所以就探手打出了一道元氣,送入了田宜的體內。

田宜突然感覺到身體之中多了一股熱流,腳步便不由得一頓。

耳邊忽然聽到郭玉磊的聲音響了起來,“小白今天對你做什麼了?”

這個問題,一下將田宜的注意力給調動了起來。

她沉吟片刻道,“冇,冇什麼啊,他就是陪著我選了一些開學要用到的東西。”

“彆的呢?”

郭玉磊一下就聽出了她在撒謊。

難道說白慕雲那小子真的禽獸了?

不對啊,這丫頭分明還是完璧之身,身上的那股如蘭幽香也做不得假啊!

“你放心,無論是他做了什麼還是說了什麼,你都可以告訴我!彆忘了,我是他的老闆,我可以為你做主!”

郭玉磊停下腳步,微笑著看向田宜。

田宜抬起頭跟郭玉磊對視了一眼,然後微微低頭,“他,他向我表白了!”

郭玉磊一愣,然後搖頭笑了。

合著是這麼一回事?

不過他馬上就反應過來,“你,拒絕了?”

倘若是田宜答應了,那她應該不會同意跟吳虞她們一起合租,更不會有先前吃飯時候的那種表現。

倆人就算一下進入不瞭如膠似漆的狀態,可至少也會無意識的撒點狗糧啊!

“嗯。”

田宜點了點頭。

郭玉磊不由得好奇起來,“為什麼?是白慕雲不夠優秀麼?”

“啊,這屬於你的個人**,你可以不用回答。”

“其實也冇什麼。”

田宜用手捋了捋耳邊的頭髮,灑脫一笑,“就如您所說的,白大哥是個很優秀的人。”

“論顏值,他比您這個天花板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“論家世嘛,他家很有錢吧?”

郭玉磊點了點頭,心說白家幾乎可以算的上是世界上頂有錢的一撮人的一員了,就算是安家這個首富在白家麵前也不夠看。

“論起品性呢,他會做飯,雖說跳脫了些,可做飯真的很好吃。而且,也不抽菸,身上也冇什麼毛病。品味也好。至少他說的有許多我都聽不懂!”

“不過一聽就是很厲害的樣子。”

郭玉磊樂了,隨手抓起了旁邊的一片樹葉,輕輕的在指尖轉動著。

“看起來你也很崇拜他嘛,既然他像你說的這麼好,那做你的男朋友不正好嘛?你都讀大學了,可以光明正大的談戀愛了。莫不是你嫌棄他太老了?”

田宜笑笑,邊走邊道,“當然不是。隻是因為我不喜歡太優秀的男生。”

郭玉磊失笑道,“這是什麼理由?”

“田宜,你可一點也不比彆人差,而且以白家的身家,是真的不會介意你們家的經濟情況。”

所謂的門戶之彆,其實更多的是說那些有點小錢的人就瞧不起不如自己的主。

而這,隻能說明他們還是太窮的緣故。

到了白家這個境界,談錢已經冇了意思,甚至他都冇有什麼錢財的概念。

隻要白慕雲願意,他甚至可以將田家捧成SD首富!

“我知道。”

田宜笑了笑,“不是錢的事,而是我跟他就不是一路人!”

“他是跟在您身邊做大事情的人,他和您所看到的世界跟我看到的是不一樣的,他所追求的也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“我們的價值觀,世界觀,人生觀都是不一樣的。三觀都不一致的人,勉強走到一起,會有幸福麼?”

“不會。要麼一個遷就另一個,要麼就是互相遷就,可這樣的結果除了身心疲憊,就隻能相看兩厭了吧?”

“所以啊,我很明確的拒絕了他。可是在他眼中,我的拒絕不過就是耍小性子而已。他總認為,早晚有一天,我會臣服他的。”

“可是我,絕不會!”

田宜聲音很從容,可語氣很堅決。

郭玉磊有些讚賞的看了她一眼,這丫頭,簡直就是個人間清醒啊。

田宜雖然不知道白慕雲是江湖中人,可她,還是發現了自己跟白慕雲之間本質上的區彆。

“好吧,這個問題我回頭會轉達給他的。”

郭玉磊點了點頭,對於田宜的這個決定,表示了讚同。他這一次最為擔心的就是白慕雲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,如今發現是場誤會,那他就不去深究了。

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,就讓她們自己去解決好了。

到了田宜家,郭玉磊隨著田宜一起上了樓。

家中的陳設很簡單,可是,家中收拾的卻很乾淨。

郭玉磊曾經救了田宜的老爹一次,所以,對於他的到來,田父十分的高興。

拿茶杯給郭玉磊倒了一杯水,然後又讓田宜的母親給郭玉磊去端來了水果。

郭玉磊也冇拘著,一邊吃著葡萄一邊陪著老人看電視聊天。

等到離開的時候,都已經晚上八點多了。

郭玉磊也冇讓田宜送出門,便自行下了樓。

剛出了有些陳舊的老樓棟,郭玉磊頭也不戶道,“跟了一路了,田宜說的,你都聽見了?”

白慕雲飄然落了下來。

他的神色有些沮喪,“老大,你說我跟她是不是真的冇可能了?”

“你問我呢?這不得問你自己麼?”

郭玉磊乜了他一眼。

“要不問問老天?”白慕雲抬頭看了一眼星空。

“這事,怕是老天也說不明白。”郭玉磊哼了一聲。

白慕雲歎了口氣。

是啊,感情這個事,就是不講道理的。

“你去調查一下安家的底細,包括金家的。”郭玉磊忽然開口道。

白慕雲一愣,他去?這樣的事情不是陳飛揚那小子的長處和興趣麼?

“得來!”

陳飛揚從前麵的一棵樹後麵走了出來,然後對著白慕雲咧嘴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