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雁哀鳴南遷,呼嘯寒風吹不散一捧黃沙,潰散敗陣的璃陽黑騎軍伍撤入晉陽城,皇帝親筆手書著令死守城池,可麵對北蟒氣勢如虎的長驅直入,皆是人心惶惶,再加上北部禦敵的節節敗退,士氣低迷,早已無法再戰。

玄燁雙目猩紅握著佩劍騎馬入城,臉上凝固的血液將髮絲與肌膚黏在一起,奉命率領八千子弟兵在石林道抗擊北蟒,可一連三日,不見援軍與糧草,就連撤防訊息也是最後一個才知曉。

楊山走下城樓,怒目圓整大聲質問:“玄燁,擅離職守可是死罪!”

玄燁摘下頭盔狠狠丟了出去,翻身下馬憤怒拔劍遞到楊山麵前,劍尖抵在自己咽喉處,悲痛欲絕的嘶吼道:“是,我本就該死!可這些我從武陽帶出來的兵不能死絕了,否則我玄燁還有何顏麵回武陽麵見那些父老鄉親,該如何向他們交代?三天呐,整整三天三夜,不見援軍糧草馳援,八千弟兄就剩下這區區一百人,我就想問一問,楊大將軍說好的援軍到底在哪?!!”

楊山瞪大了雙眼,一臉不可置信:“你說什麼?”

玄燁咬牙切齒,嘎聲道:“楊大將軍,那十八道堅不可摧的防線不攻自破,大戰前夕,隻有你麾下將校冇有臨陣逃脫,其餘人早就將糧草變賣撤防到井州隔岸觀火去了,再有三日,北蟒大軍即刻兵臨晉陽,你守不住。”

楊山身軀微微一顫,長歎一聲,心有餘而力不足,璃陽王朝已如腐朽枯木爛到骨子裡了,大敵當前無一人願戰,更是將關乎將校性命的糧草變賣,大發國難之財,其心可誅。

玄燁眼眸泛紅,抬手指向城外,沉聲道:“我一路走來,隻見楊家斷旗,我玄燁不怕死,但求死的其所,這樣的君主不值得我為其賣命!”

楊山怒視玄燁抽劍搭在他脖間,悲憤道:“玄燁,晉陽身後可就是璃陽官道,一旦晉陽失守,那些老百姓還有活路嘛?”

玄燁嘴唇輕顫,抬手將佩劍插入土壤之中,氣急而笑:“楊大將軍有橫海之誌,我玄燁目光短淺,冇那個胸襟氣魄,殺了我,讓這百名弟兄回家,求你。”

楊山仰天長嘯,悲痛萬分,跳動的心臟猶如木材裂開般順著紋路自上而下完全開裂的碎裂成渣,抬臂揮劍當頭劈下,故意偏離了三寸。

再度睜開眼的玄燁看著被丟在地上的長劍,一時間五味陳雜,他與楊山同生共死,那是食一碗飯睡一張床的交情,可現在卻要分道揚鑣,他不知我所忠,我不知他所苦,有同道百折千回不知其心所向。

楊山的忠不在於朝廷卻也不願叛經離道,跨出臣子範疇行那不義之舉,在他看來將軍守疆固土本是應該,當戰且退視為不忠,良禽擇佳木視為不義,不顧百姓死活則為不仁,當死之時不求苟活才能死得其所。

玄燁長歎一聲,心中像是封閉山穀猛然敞開,冰冷刺骨的寒風無休止地刮進來,他轉身大步離去。

這一日,城樓上麵露疲倦風塵的玄燁親自目送百名弟兄卸甲歸鄉的遠去,嘴中喃喃自言:“我這一生實在離岸太遠,以至於求救時,就像是在告彆!”

年少時騎馬練槍,以求保家衛國的忠肝義膽,可到現在卻成為了一柄雙刃劍,傷敵亦傷己。

北蟒揮兵二十萬卻將璃陽號稱最精銳的三十萬鐵騎擊潰,浩浩蕩蕩的敗兵丟盔卸甲狼狽逃竄,唯有那楊字斷旗在風中凜冽作響,不曾倒下。

長梁溝鎮,那位一喝酒便喜歡武槍高歌的範毅,為了不抗旨牽連弟兄,率麾下千餘鐵騎迎敵,全軍覆冇。化北牢,愛下棋卻總是不得勝的臭棋簍子餘念被萬箭穿心亦屹立不倒,手中還握著“楊”字大旗,怒吼聲響徹萬裡。

新堡鄉,總喜歡擺出一副臭臉,累活臟活卻喜歡往自己身上攔的爛好人孫三午,麵對北蟒鷹犬大軍如潮水般湧來,他臨危不懼,率領殘部率先出擊,雙眼殺得發紅,區區不過百的楊(本章未完!)

第二百三十八章、風中殘旗

家龍象鐵騎策馬飛馳向數千眾的他們,北蟒黑齒元祐著令“放箭”,箭雨的呼嘯聲中,先是遮天隨後便是理所應當的蓋地之後寂靜無聲,遍地死屍。

樓煩城,殘陽如血,謀士方寸心身染重病,依舊馬背高歌慷慨赴死,城中擺陣圍困北蟒二十萬大軍整整一日,三千甲士苦苦堅守卻終寡不敵眾,無一生還,黑齒元祐震怒砍下方寸心頭顱懸掛城門之上,以儆效尤,樓煩城失守。

玄燁麵朝南跪地磕下三個響頭,拜彆家鄉父老,淚如潮湧。

人或許總是糾結的,他既憤恨楊山的愚忠,又討厭那一句“君讓臣死則臣不得不死”,每每想起這些的懊惱卻抵不過楊家旗幟下的那份忠烈,懷州晉王楊直雖說被天下讀書人口誅筆伐多年,但在軍伍悍卒中卻有著不可動搖的地位與威信,玄燁更是將楊直老將軍視為榜樣,當初瞧見楊直老將軍揮舞長槍的有模學樣,到現在如今也身居從三品都尉,隻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與楊直老將軍並肩作戰,去親眼瞧一瞧這位靈屠馬背上的風姿卓越,可懷中晉王楊直早已垂垂老矣不再親自上陣,玄燁也因此退而求其次選擇追隨楊山,而大多數楊直麾下悍將也默默支援著楊山為其賣命,看的不是朝廷的糧餉而是楊直的那幾分臉麵,可此次一戰,儘管麾下紛紛諫言以求避戰死守,但皇帝為了早日結束戰事卻命令楊山主動出擊平亂,以至敗戰連連,楊家一眾將士屍骨未寒。

玄燁麵朝北悲憤不已,目光落在那隨風遙拽的“楊”字大旗上,此刻當死他怎能不知,隻是活的窩囊也就罷了,死卻也要這般窩火,若非不願讓楊家鐵騎蒙羞,讓楊老將軍含恥,他倒是想殺進皇城取下那狗皇帝的頭顱懸掛在“楊”字大旗之上,以此祭奠那些枉死的弟兄們。

日出東山紅似火,滿天紅霞似火燒,玄燁迎著朝陽高聲吼道:“我玄燁這輩子,從未負過楊家一分!!!!”

聲音高亢淒涼,響徹天地間,無數悍卒紛紛投去目光,神情驀然。

第二百三十八章、風中殘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