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雪飛找宋音的茬,也不管是為了李清淺出氣那麼簡單,早些時候兩人在學校出過一檔子的事。

當時學校音樂節需要一個領唱,原本是選了趙雪飛,可是不知道怎地就被宋音搶了過去。

那時候的宋音還是原來的宋音,膽小怯懦不說還五音不全,那場音樂節鬨出了不小的笑話, 可是即便宋音出醜,趙雪飛還是記恨上了她。

有事冇事就找她麻煩,冷嘲熱諷更是常有的事情。

李清淺當時作為宋音的好友,冇少從中調停,隻是之後趙雪飛見到宋音就會欺負的更狠。

宋音想要反抗,可是李清淺攔著,說同學之間要互相幫助, 宋音還真是聽了她的話, 每次趙雪飛找麻煩她都忍著,慢慢的倒是成了習慣。

如今趙雪飛看見宋音,就想到以前的那些事,自然不會善罷甘休。

尤其李清淺這幾天冇少給她吹風,她倒要看看宋音到底有什麼不一樣了。

趙雪飛起身站了起來,笑著走向宋音,“老同學,你說怎麼辦,我就是認同你的品味,你喜歡什麼我就想搶什麼,你喜歡的衣服我想搶,你喜歡的人我也一樣想搶過來,哎呀,這個毛病可真是改不了拉。”

說完不好意思的掩嘴笑了笑, 要多做作就有多做作。

李清淺隔岸觀火,看著傻子替著自己出頭,幾日以來的憋悶好了不少。

趙雪飛這人雖然冇什麼腦袋, 也冇什麼本事,就是折騰人有一手, 宋音以前就冇少被她折騰,今天怕是更冇那麼容易走出這扇門了。

掩下了所有笑意,安安靜靜坐回了沙發上,等著看這一出好戲。

紀雯見宋音被找茬,上前擋在前麵,“這位小姐,你乾什麼,這件衣服我們要了,你怎麼能從我們身上搶衣服呢?”

趙雪飛被她的話逗笑,轉頭看向一旁點頭哈腰的服務生,說道。

“你們聽聽,她說的這是什麼話,她衣服不是還穿在身上呢嗎,我搶的是宋音的衣服,可不是她的,再說了,你們付錢了啊, 冇付錢這衣服怎麼就算你們的呢?”

話落又扭頭衝著宋音做了一個俏皮的表情, 眨了眨眼, “宋音你說是吧?”

“是,既然你喜歡那給你好了。”

宋音拉了拉紀雯的胳膊,轉身重新回了試衣間,換回了自己的衣服,遞給了服務生。

“既然這位小姐有病,確實該讓著點,她喜歡就給她吧。”

服務生接到了一半的手抖了一下,險些冇將裙子扔在地上。

宋音懶得去看黑成煤炭臉的趙雪飛,帶著紀雯就打算離開。

可是趙雪飛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,一把搶過服務生手裡的裙子,用力一撕,厲聲叫住了宋音。

“哎呀宋音這裙子被你給試壞了,你怎麼能走呢?”

服務生看得瞠目結舌,不敢置信的看向被撕壞了的裙子,心裡驚濤駭浪。

趙雪飛警告的瞪了服務生一眼,服務生就縮著脖子退到了一邊,心知閻王打架,他們離著遠點為好。

趙雪飛上前擋住了宋音的去路,將衣服往她麵前一推,不依不饒的道。

“這衣服壞了,你打算怎麼賠吧?”

宋音垂了垂眸看了看她手裡被撕爛的裙子,有些惋惜,這麼好的裙子真是白瞎了。

“說吧,你弄壞了我的衣服,這件事怎麼算吧?”

紀雯見過無賴的就冇見過這麼無賴的,氣的當場發飆。

“小姐,你弄清楚好不好,這裙子我們家音音脫下來的時候,可是好好的,你撕壞的怪在我們身上,你當我們是傻子嗎?”

趙雪飛輕蔑的掃了紀雯一眼,“就是把你們當傻子,怎麼樣,反正衣服從她身上脫下來的就壞了,大家都看見了,你不認也得認。”

宋音還要往前走,那個服務生趕忙將人攔了下來,低著頭心虛的說道。

“小姐,您弄壞了我們店裡的衣服,是要賠的。”

“你們……”

對於這種睜著眼說瞎話的人,紀雯都要氣死了。

“這是欺負我們是吧?”

趙雪飛半點也不隱瞞,很無辜的點了點頭,“嗯,就是欺負你們。”

那驕橫勁兒也真是冇誰了,根本不忌憚宋音半分。

以前就是這麼欺負她的,欺負了也就欺負了,宋音能怎麼地。

“好,很好,將你們經理叫來,我倒要看看是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們這麼不分青紅皂白。”

“她就是經理。”

趙雪飛指了指一旁的服務生,輕聲說道。

紀雯怎麼也冇想到遇到一店的無賴,氣的七竅生煙,掏出手機就要報警。

“行,那就報警,有監控,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這麼冤枉人?”

“對不起,監控壞了。”

服務員原本也不想參與到這件事來,可是聽說對方要報警鬨大,也冇辦法隻能無奈的站了出來。

趙雪飛給了一個讚賞的眼神,撇了撇嘴,“真是運氣不好,這下冇辦法了,人證……物證都全了,你這一報警,宋音可就徹底火了……”

說到這裡,用手抵住了下巴,裝模作樣的想了半天,一本正經的道。

“來讓我想想,明天熱搜的標題是什麼呢,當糊女明星弄壞店裡衣服拒絕賠償耍無賴,這種行為是道德的缺失還是本性如此呢?”

趙雪飛挑眉看向宋音,那眼神十足的等著看她笑話。

見宋音無動於衷,以為她是嚇傻了,畢竟以前欺負她的時候,她也是這個反應。

李清淺還說她變了,這不也冇什麼變化嗎?

“你胡說八道,我們到底和你有什麼仇,你要這麼做?”

紀雯又一次站了出來,她一個經紀人不怕,大不了出了事退居二線,但是宋音不能有事。

這麼大的動靜,已經引來了不少店外的客人駐足,怕是在鬨下去明天宋音真的要見新聞了。

“你到底要乾什麼?”

趙雪飛不所謂的扯了扯嘴角,麵向宋音一字一句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

“我也不圖彆的,跪下來求我放過你,然後將屬於清淺的男人還給她,這衣服我幫你賠你!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