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九嫂她現在是半植物人狀態,不能輸血。”

什麼?

不能輸血?

那這不是直接否定之前的好訊息?

國雅琴眼前一黑,差點暈倒過去,好在傅正愷眼疾手快扶住,他有些焦急看著肖子與:

“肖醫生,到底是怎樣的情況?溪溪身體健康,好好的,怎麼就不能輸血?”

肖子與細細解釋:“是這樣的,九嫂她自己的情況本身就要靠近自身來維持,如果在她昏迷狀態抽血,她身體營養不夠,輕則陷入真正的腦死亡植物人狀態,重則直接死亡。

所以,想要輸血,必須九嫂先清醒過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清醒過來……

溪溪昏迷這麼久都冇醒,怎麼可能這麼快清醒?

而不清醒,就要眼睜睜看著薄戰夜離開……

或者,讓溪溪在這種情況下輸血,徹底的離開他們……

這是多麼大的難題和打擊!

國雅琴黑眸一沉,這次,直接暈了過去。

“雅琴?”

“媽!”

傅正愷一抱抱起國雅琴。

傅懿謙焦急擔憂,卻也安排周道:“爸,你抱媽回房間休息。”

“瑟微,你去找喬笙,讓她給媽做全身檢查治療。我留在這裡和肖醫生他們商量方案。”

“好。”海瑟薇很利落賢惠,跟著傅正愷一起照顧國雅琴回房間。

原本就焦急沉重的情況,變得愈發氣氛緊張。

薄戰夜揉揉眉心:“不要擔心我,我們誰都知道毒氣難解,即使是小溪的血也不是百分百,何必自行苦惱。”

“給子揚子俊打電話,問問情……咳!”

最後一個‘況’字冇說完,又是一大口鮮血咳出。

不是紅色,而是黑色!弄臟粉白相接的床被!

傅懿謙眸色一緊,立即拿過帕子和紙巾過去:“你都病成這樣,能不能不要說話?”

“來,喝水簌口,然後吃藥。”

是命令的語氣。

薄戰夜握住他手腕:“我身體什麼情況,我自己知道。”

“我想知道孩子們的下落,還有,讓神經科教授進來,我要跟他們探討小溪的病情。

如果他們都安然無恙,我死而無憾。

傅懿謙,以後小溪和孩子們就交給你幫忙照顧,如果她能遇到一個很愛很愛她……”

“夠了。”傅懿謙打斷他話語:“他們現在都下落不明,生死未卜,溪溪也躺在這裡,你有什麼資格死而無憾?”

“再多說一個字,我拿膠布把你嘴堵起來!”

罵完,他看向肖子與:“跟我一起帶他去換衣服,治療。”

肖子與這會兒在一旁默默整理床被,換新被套,低著頭的灰暗光線下,那雙眼睛發紅,染水霧。

明明曾經他們是帝城無所不能的閻王,要風得風,叱吒風雲,可一轉眼,就成這般模樣……

為什麼九哥的命這麼苦?

“肖醫生?”聲音再次響起。

肖子與這才立即回神,深吸一口氣:“好,走吧。”

哪怕治好的效果很微弱,但也隻能治療……

三人離開後,房間恢複死亡般的安靜。

誰也冇注意到床上傅溪溪的手輕輕彈動。

不止手指,睫毛也如羽翼扇了扇。

她……聽到了!

聽到了大家的聲音!大家的話語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