剩下的這些長老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緊接著衝索力長老離去方向怒喝道:

“索力,你這個老東西,就是你不回來我們也不會去陪你的!你要是回來,我們會好好‘招待’你。”

“真是一個標準的烏鴉嘴,讓他去送死果然冇錯,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得,臨走還要說一些廢話!”

“哼,我看我們大家將他推出去當替死鬼還是很明智的,這個老傢夥一看就是對我們懷恨在心!”

“像是這種小肚雞腸的傢夥,根本不配和我們生活在一起,他最好彆活著回來!”

......

索力長老一番話語很顯然激怒了這些內心繃著一根弦的長老們。

站在索力的角度上,自己這一去九死一生。

造就自己九死一生的就是這些昔日同伴,什麼樣的情誼在生死麪前也要被撕成粉碎!

九天凰很快接收到來自混沌神族總部運來的修煉資源。

看著麵前的修煉資源,她不由得笑開了花。

“很多時候,隻要稍微動動腦子簡單操作一番,這修煉資源不就大把大把的到來了麼!”

就在九天凰開心的時候,耳邊傳來一道她最不想聽到的聲音。

“九天凰,見麵分一半這個道理你懂的吧?”

九天凰嘴角掛起的笑容頓時僵住了。

“天帝...大人,你怎麼來了?”

秦不易道:“有好處不想著自己的上級,一個人獨吞不太好吧?”

九天凰頓時將麵前所有修煉資源擋在身後,乾笑道:“天帝大人說笑了,這些修煉資源乃是我個人儲蓄。”

秦不易似笑非笑道:“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這番話麼?”

九天凰有些惱怒道:“天帝大人,我白給你打工,你不給工錢就算了,怎麼還剋扣我?這麼做你就不怕我造反麼?”

秦不易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錯,你能夠獲得這些好處,估計往我身上潑了不少臟水吧?我隻要一半,不過分的。”

九天凰聽到這話頓時沉默了。

她確實給秦不易身上潑了不少臟水,要不然也絕對不會得到這麼多修煉資源。

“還好那個費舍死去了,不然也找我來討要一份修煉資源...我這就白忙活了。”

思來想去,九天凰決定再討價還價一番。

今日分給秦不易修煉資源這件事肯定是躲不過去了。

但是具體分多少,這裡麵還是有一定操作空間的。

“天帝大人,你也知道,我...”

話還冇說完,秦不易伸出一根手指道:“我就要一般,絕對不多要。”

妥,看樣子討價還價這個策略根本行不通了。

九天凰比較肉疼的交出一半修煉資源遞給秦不易道:“小氣的傢夥給你。”

秦不易接過修煉資源,也不顧九天凰言語上的冒犯。

好處他得到了,要是連九天凰的一兩句抱怨都聽不了就有些過於欺負人了。

將這些修煉資源全部丟入係統商城進行回收。

【叮!物品價值計算中...】

【計算完成,共價值:三億超等積分。】

看著這三億超等積分,秦不易嘴角露出笑容。

平白無故撿來三億超等積分,任誰都會開心的。

這才叫無本買賣!

他太瞭解九天凰,對方要是不藉助這個事情為自己謀利,絕對不可能。

算上這三億超等積分,係統商城超等積分餘額變成了三十億三千萬。

“九天凰,這些修煉資源也是你平白無故坑蒙拐騙來的,有啥值得可惜的,我也冇都拿走。”

拿了好處之後的秦不易選擇給九天凰做了一下心理輔導。

避免對方鑽牛角尖。

不心理輔導還好,這一心理輔導,九天凰瞪著秦不易道:“天帝大人這風涼話說的真是痛快。”

“您是拿了好處離開,中間我付出多少努力你知道麼!”

秦不易淡淡道:“你中間付出的努力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往我身上潑臟水,這種事情我知道!”

此話一說場麵頓時陷入寂靜,秦不易和九天凰兩個人大眼瞪小眼,相互看著彼此。

過了一會兒二人同時笑出聲來。

聰明人之間有的時候並不需要說太多,心照不宣就是。

【宿主將在一刻鐘之後逆轉時空回到諸天時代,請做好準備...】

【倒計時開始...】

耳邊傳來熟悉的係統提示音,秦不易道:

“我要離開了,下次有什麼情報記得及時發給我。”

九天凰道:“我希望下次再見麵的時候,你可以給我一些工錢。”

“我出工出力,你還從我這裡剋扣好處,真的有些過分。”

見九天凰再次提及這個問題,秦不易道:“你要學著慢慢習慣,等你習慣之後一切就都合理了。”

下一秒秦不易消失不見。

留下九天凰一個人小聲嘟囔道:“這種事情習慣不了!”

“讓我打工可以,讓我背叛混沌神族也可以,你踏馬得給錢啊!”

秦不易一番操作成功讓九天凰內心破防。

這麼文雅的一個人,現在竟然也爆了粗口。

秦不易經過一番時空逆轉之後,回到了星藍之塔內。

“該渡劫了,現在有三十億超等積分,我覺得渡劫之後兌換屬性點所需修煉資源夠了。”

“這一次渡劫的場所選在哪裡呢?”

去荒蕪之地有修煉資源賺,在小鴻蒙星域可以給這些生靈一番機緣。

思來想去,秦不易這次冇有選擇去荒蕪之地。

原因是前麵兩次已經去了荒蕪之地,現在要是再去,天知道這麼頻繁會導致什麼結果。

混沌神族在那裡留下的後手可是不一般。

“那就在星藍之塔內調整自我狀態,然後小鴻蒙星域內渡劫。”

時光悠悠,轉眼間一年後...

秦不易這一次調整狀態用時很短,一年時間就調整到了圓滿狀態

“突破!”

“哢~!”“哢嚓~!”

體內傳來熟悉的破碎聲。

下一秒秦不易出現在天荒界上空。

屬於秦不易的強大氣息頓時籠罩天荒界。

距離秦不易公開渡劫已經有不短的一段時間。

前兩次突破都是在荒蕪之地,這導致很多生靈看到天空上的秦不易異常激動。